废钢分类与贸易流向:

  根据废钢来源,可分为自产废钢、加工废钢和社会废钢。区域分布上,废钢供应与地区经济发达程度正相关,整体呈现东部多余西部,南方多余北方的特点。

  废钢的供应——18、19年呈现阶段性缺口

  废钢供应非常分散,现有供应研究多集中理论测算。我们根据卜庆才等研究模拟测算出2000年以来的废钢供应总量。模型显示,2011年之后,随着废钢供应突破1亿吨/年,废钢行业逐步转向过剩;2017年中频炉关停叠加需求井喷,废钢需求连续高速增长,2017-2019年废钢行业持续呈现供不应求。若需求维持当前水平,废钢供需要到2024年才会出现供需缓解。

  短周期来看, 2019年以来,钢厂废钢到货情况基本与2018年同期持平。考虑今年上半年废钢需求量同比仍有15%的增量,2019年废钢供需较2018年更紧。且废钢加工和回收多为室外作业,年内废钢供应呈现明显季节性。

  废钢需求:较供给侧之前翻倍

  电炉:2019年,电炉用废钢占废钢需求总比例比48%。2016年年末中频炉集中关停之后,迎来了电炉产能投放爆发期。2016年年末,合规电炉产能仅有6000万吨(工信部口径),2017-2019年期间持续增加至1.4亿吨。产量方面,电炉调节灵活,电炉利润至开工传导时滞仅1-2周。区域方面,电炉产能分布集中在华东、华南和华中和西南地区等省份。近2年来,随着高炉转炉大量争夺废钢量,地区间废钢资源优势逐步强于电力资源优势。

  高炉:高炉转炉废钢需求量占废钢总需求50%左右,且由于高炉钢厂用量大、且集中,钢厂对废钢定价更有话语权。调研显示,2017年以来,随着钢厂利润快速扩张,转炉废钢系数从中频炉之前的10%提高到目前20%-30%。经历供给侧改革之后,钢厂现金流能力和生产调节水平大幅提升,通过灵活调节废钢系数,粗钢产量同样可快速实现10%左右的产量调节。

  废钢缺口短期难填补,关注产业链相关标的

  废钢-螺纹价差来看,废钢供需偏紧发生于2018年年中,并在2019年愈发加强。在终端需求不发生剧烈下滑的条件下,废钢资源市场仍将持续强支撑。建议关注产业链相关标的,包括:葛洲坝、中再环资、格林美、华宏科技、天奇股份、方大炭素等。

  风险提示:终端需求风险,环保政策变化

(文章来源:川财证券)

(责任编辑:DF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