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第一天,沪指就站上了3000点,随着指数的不断上涨,市场情绪也在不断升温,本轮上涨背后什么原因?对于下半年的投资布局,有哪些思考?

  我们有请长长家北京投资管理部基金经理尤国梁,来为大家一一解答

  对下半年的投资布局,整体比较乐观

  我们注意到7月1日当天地产板块涨幅全市场第一,对指数站上3000点贡献很大,其主要原因是央行在十年来首次下调了再贷款、再贴现利率,可以说这是推动沪指突破的最直接的原因。

  由此进一步说,利率下行带来的低估值品种补涨,是近期指数大涨的主要原因。

  此外,对国内疫情有效控制和经济开始快速恢复的乐观预期,以及海外前所未有的、极度宽松的流动性都是本轮上涨行情的重要推动因素。

  对于下半年的投资布局,整体比较乐观,主要有三个点需要跟踪:

  第一是全球疫情的发展和控制,这也是最难预测的一个变量;

  第二是国内政策,包括货币、财政、监管等政策指引或信号,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影响市场的运行节奏或风格;

  第三是外资对于A股的态度与配置方向,可以看到北上资金已经成为A股重要的边际增量资金,其动向对判断行情也有比较强的指导意义。

  尤国梁经理的投资框架是自上而下的,因此对公司的挖掘也多是遵循这一思路,从行业大类,到细分赛道,再到具体公司的顺序选出。

  以去年11月份介入的一只个股为例:首先从市场大的风格角度判断,去年科创板的推出,显示出国家推动科技创新产业发展的强烈意愿,同时5G技术的持续推进也带来了新的科技创新周期。

  再结合当时大白马为代表的传统行业从2016年开始已上涨三年,处于相对高位,而科技创新行业从2015年高点后,已持续下跌4年,处于相对低位。

  基于基本面变化和市场长期的轮动周期规律,判断市场整体的风格已开始向成长创新行业占优的方向转变,从而确定了未来两三年以科技股、成长股为主的大的行业配置方向。

  问:目前,市面上关于A股未来两三年有大行情的声音很多,你怎么看?未来两三年,你最为看好哪些行业的投资机会?为什么?

  尤国梁:我对A股未来两三年的行情偏乐观。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在全球范围内A股有更好的经济基本面、更低的整体估值水平与规模巨大的潜在配置资金。

  具体来说,第一,这些年来中国的GDP增速始终位于全球前列,特别是此次疫情之后,由于中国的防疫效果最好,经济也有望最先恢复,加上充足内需带来的经济韧性,尽管经济也会受海外疫情影响,但相对其他国家,影响要小很多,经济增长依然全球领先。

  第二,A股近10年来涨幅远小于美股,尽管个股行业或板块可能并不便宜,但整体估值依然相对较低,对于全球资产配置的资金来说,A股已经形成一个洼地。

  第三,随着中国金融市场逐步开放,规模庞大的海外资金对A股关注度和参与度越来越高,配置比例也不断提高,我们可以看到,近年来通过陆港通涌入的北上资金已经成为了影响A股走势的一股重要力量。在全球流动性泛滥的大背景下,相对优质低估的A股,将成为这批资金的重要配置方向。

  问:A股热点频出,如何正确追热点?你会根据市场热点择时吗?

  尤国梁:就我理解,问题里的“如何正确追热点”应该是问短线参与热门题材或概念股的方法,既然用了“追”这个词,表明还是在相关个股已经有了一定的涨幅之后才去买入。

  追热点是一种偏短线的盈利模式,很难用几句话说清,想通过这种方式获利,我认为有三点比较重要:

  一是要对参与的热点级别有所判断,抓大放小。大级别的热点想象空间大、涉及个股多、持续性强,追买也有较大获利机会;而小级别热点往往容易追到顶部。

  第二点是尽量买热点板块中的领涨的龙头个股。尽管龙头个股最先启动,发现时涨幅已偏大,但如果热点持续,那么龙头个股的后续获利空间并不小,即便热点持续性不佳,相较于跟风个股,龙头更容易找到更好的反抽离场点。

  三是不要恋战,既然是冲着追热点去的,那就避免短线做成中长线,热点一旦转凉,就要及时离场。

  对我而言,目前所管理的公募基金产品性质决定了选股更多要以长期收益为目标、从基本面出发,进行相对长线的投资,没有把追热点作为主要的盈利方式。

  不过,如果选择的长线品种在某一个阶段成为了市场热点,那自然可以按照热点炒作的规律对其进行适当的择时,以控制回撤或增厚收益。

  问:请分享一下您的投资理念和心得?

  尤国梁:我在投资中比较倾向于做减法,抓要点。具体来说就是关注主要矛盾、把握行情主线、跟踪关键变量。

  影响股价的因素纷繁复杂,上到宏观经济,下到公司经营,甚至二级市场持股者的行为习惯都会影响股市,想把所有变量全部考虑到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时找出一个阶段的主要矛盾就比较重要。

(文章来源:长城基金)